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剑道师祖 第九百零五章千秋一梦

发布时间:2019-12-04 18:43:56

剑道师祖 第九百零五章千秋一梦

剑鸣之声如蛟龙咆哮,寒冰破碎的声音如轻击明玉,厚厚的冰墙霎时而起,却在三柄神剑腾来之际霎时而灭。

神剑之下冰墙一击而碎,整个冰雪的世界都随之而分崩离析,三柄神剑呼啸而来,可怕的剑气如寒冬般凛冽。

龙语真梅花面具下的双眼一凛,在千钧一发之际额头浮现出一个小小的“尊”字。

三神剑硬撼尊字印,龙语真身外的空间顿时开裂,森冷而强大的剑气逼压,“尊”字印也不断放大,本已被冻结的灵气再一次氤氲扩散开来,毁灭的气息充斥千里;一者至坚至利,一者厚重如山,三神剑与尊字印恰是最强之矛对上最强之盾,须臾之间,方圆十里就化作了齑粉。

玉娇奴和明玉公子早已退到了十里之外,而那股毁灭的气息却越发的庞大,陆鸿有霸剑图相互,不至于被波及到,但龙语真却是在那气息的正中心,不得不退。

她一退三神剑便即跟进,虽然那能割裂一切的剑气已经被尊字印消耗了不少,但余威之下仍是强悍;当龙语真侧身而过,三道剑气擦着尊字印惊飞而过之际有一滴鲜血滴落了下来。

龙语真的额头上多出了一道浅浅的血痕。

神剑剑芒所过之处,地面遍履寒霜,三座大山当即被冰封,更有一处山峦被却神剑的剑魂彻底崩毁。

梅玉清的身影烟消云散,剑星双子的身影也变得虚淡了几分,但两柄神剑却仍旧翻腾如龙。

龙语真的双眼陡然间变得冷冽无比,方才的那三剑竟当真伤到了她。

被剑星双子所伤本也没什么,但当那三剑事关陆鸿时一切却都变得不一样。

陆鸿只是一个小辈,修为刚刚破入化境,在仙人境之上的高手眼中根本微不足道,所以在那一滴血落下的那一刻,两人的局面就只能是不死不休。

财神阁阁主可以败给戏城之主,可以被剑星双子所伤,但却绝不能伤在一个小辈的手里。

纤指一点,又一枚尊字印浮现而出,域门在龙语真身后缓缓而现,千山暮雪,十里寒江露出了冰山一角;她以决意要杀死这个胆敢冒犯她威严的小辈。

陆鸿也再次掐诀,准备解开雷霆剑海更深重的封印。

熟料就在这时巫族的五仙祭坛中忽然圣光大现,祭坛外的大阵悄然之间土崩瓦解,圣光忽然间把黑夜照的透亮,呈现出光照大地,护佑山河的奇景。

没有莫大的威压,没有逼得人喘不过气来的气势,有的只是仿佛与天地融为一体的奇特韵味,圣光照耀之处,花种的幼芽破土而出,草木生发,冰雪消逝,万物欣欣向荣,一切都透着勃勃的生机。

圣洁的气息如季风般轻拂而过,那是得道圣人特有的气息,一时之间竟连陆鸿也再察觉不到丝毫吞天老魔的气息。

圣光中的那道身影不沾一丝尘垢,没有一丝魔气,圣像庄严,如盛开的金莲一般不容侵犯。

那一刻,巫族内的儒家子弟再没有一丝怀疑,连颜无暇都皱起了眉头。

没有预料中的恭维之声,也没有跪拜的场景,巫族中鸦雀无声,每个人看向那道巨影时都涌起发自内心的崇敬之情。

“亘古幽幽,余梦苍荒,一别万载,老夫又回到大荒了”,

在众人崇敬的目光下,那巨大的身影从祭坛中缓步踏下,宏大的声音也传散开来,听在人耳中直如洪钟大吕,直击心神。

他的身上再也没有一丝一毫吞天老魔的气息,那宏大的悲凉的声音里满是时过境迁,一梦荒凉的余韵。

“千年万载,沧海桑田,几度星移,却是又一个乱世,鬼神无目,涂毒苍生,叹我族人千难万劫,终是余波未尽,今日老夫归位,势要再还人世一个朗朗乾坤,财神阁主,可愿随老夫去往东方夷灭肢鬼?”,

圣人的话语中一片苍凉,末尾时却话锋一转,竟欲要与财神阁主联手迎战肢鬼,这突如其来的转变让陆鸿不禁一怔,忍不住回过头去看向那个巨大的身影。

他却无法再看清燕灵霜的面孔,再临的圣人整个人都被圣光笼罩,仿佛凡人根本没有资格注视他的身影。

颜无暇亦是凝眉,他和陆鸿怎么也不会想到侵占了圣人躯壳的吞天老魔不仅没有掀起一场滔天血祸,竟还邀请财神阁的主人一同迎战肢鬼。

可是财神阁主是什么时候赶到的?

庄姜此时又在哪里?

没有人回答他的疑问,周围的欢呼之声很快就淹没了他的思绪。

“请圣人出手,还我神州一个朗朗乾坤”,

“神州大地几经风变,却是兴,百姓苦,亡,百姓苦,唯有我儒门圣人能拯救黎民苍生,救黎民于水火”,

“我儒门圣人既已归位,区区肢鬼又算得了什么?自是手到擒来,只是待肢鬼伏诛后还请圣人整顿纲纪,恢复故礼,为我神州开千秋之盛世”,

“夷灭肢鬼,整顿纲纪,开千秋之盛世”,

“夷灭肢鬼,整顿纲纪,开千秋之盛世”,

......

来自儒门的声音愈发高涨,愈发热烈。

龙语真冷笑一声,目光如刀锋一般划过陆鸿的脸,转而却轻步上前,对圣人施了一礼道:“本座此来便是为迎前辈归位,肢鬼涂毒苍生,天下不容,儒门历来为天下正统,心怀大愿,是治国安邦的显学,我财神阁亦是以‘江山一统

,天下大同’为理念,此番能与前辈联手,夷灭肢鬼,开神州前所未有之盛世,晚辈不胜荣幸”,

转眼之间她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就都向着儒门靠拢而来,陆鸿只觉得此刻站在自己面前的已经不再是那个苦心布局,深不可测的财神阁主,而是一个忧国忧民的正道栋梁。

心中却怎么也想不通此中的变化,她花了二十年才布下的圣人转世之局也愈发成谜,隐隐的只感觉三山四海,九幽十类都已成了她手中可以随意摆弄的棋子。

他的眼神变得愈发森冷。

“龙语真,你究竟想要做什么?”,

北京市石景山区中医医院怎么样
云和县妇幼保健计划生育服务中心怎么样
长春有哪些治癫痫病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