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校草制霸录 三十三、授课赠书

发布时间:2019-09-25 18:02:27

校草制霸录 三十三、授课赠书

韩老先生愕然良久才若有所悟地问道:“那你还会背诵张裕钊的其他诗文么?”

“不会!”江水源既然已经获胜,自然不会吝啬胜利者的慷慨,在这种细枝末节的问题上加以掩饰。。:。

韩老先生立即拍着桌子大叫道:“原来如此,原来如此!老头子以前看三国演义时,里面提到张松在杨修面前将孟德新书一十三篇看了一遍后,便可以从头到尾背诵入流,并无一字差错。最初还以为是虚无妄诞的家言,现在看到小朋友借‘尿’遁的几分钟时间,就将数百字文章背得滚瓜烂熟,才明白古人诚不我欺!”

江水源翻着白眼説道:“韩老先生莫要‘乱’説,三国演义虽然有‘七实三虚’的评价,但就是,如何能与现实中人相互比况呢?像书中诸葛亮有奇‘门’遁甲呼风唤雨禳星增寿未卜先知之能、赵子龙有在曹营数十万大军中斩将夺旗七进七出单骑救主之勇,难道世间也有此等人物?再者説,张松长得额钁头尖、鼻偃齿‘露’、身短不满五尺,老先生觉得我的长相和他有半diǎn类似么?”

徐阿姨和小李姑娘都笑了起来。

韩老先生也笑道:“无论如何,老头子愿赌服输!趁着上午还有段时间,我就倚老卖老,来和这位天资聪慧的小朋友共同探讨一下如何读懂读透这套四库全书总目提要。”

徐阿姨赶紧説道:“韩老先生既然有此雅兴,不如移步楼上办公室,让在下为你添茶倒水赔礼道歉,顺便沾光听听您的高论,不知可否?”

韩老先生抚腹而笑:“那就叨扰喽!”

楼上是徐阿姨的办公室,屋内非常素净淡雅,没有任何‘花’哨的装饰,当‘门’的那面墙是檀木书架,上面摆着厚厚薄薄的各类古籍,但不论厚薄都用金丝楠木做成函套,外面用簪‘花’小楷标明书名、卷数、版本等,显然每册都大有来头,主人对它们呵护备至;两面墙上各挂着一幅古代书画作品,书法则神足气完、真力弥漫,国画则淋漓酣畅、意境高远。

等徐阿姨沏好茶水,三人在屋内正式坐定,韩老先生才徐徐説道:“怎么説呢,四库全书总目提要这套书现在很少见,也很少有人提及,即便有人提及也很少有人会认真仔细阅读一遍,仔细揣摩其中的‘精’妙之义。一些不知所谓的老师或学者往往把它轻巧地解读为一本目录学的著述,忽略它的真实价值!要想读懂读透这套四库全书总目提要,了解它的真实价值,就必须要‘弄’清楚四个基本问题:一是编写这本书的时代历史背景,二是由谁撰写汇编成书,三是这本书内容究竟是什么,四是撰写这本书的目的何在。

“先説第一个问题,编写这本书的时代历史背景。众所周知,乾隆三十七年(1772)十一月安徽学政朱筠提出永乐大典辑佚问题,得到乾隆皇帝的认可,紧接着弘历便诏令将所辑佚书与各省所采及武英殿所有官刻诸书汇编在一起,名曰四库全书。在整理汇编四库全书的过程中,每完成一本书都会由四库馆臣对该书作者简历、篇目内容、优劣得失以及文字增删、篇帙分合加以详细考订,然后经过数轮修改,置于此书之首。自乾隆三十八年(1773)开始着手编修,至乾隆四十六年完成初稿,经过修改、补充,所有书籍提要于乾隆五十四年正式定稿汇总,由武英殿刻版,前后将近二十年时间。

“由于编修四库全书时大量销毁查禁不利于清朝通知的书籍,总数达到三千余种,六七万卷以上,种数与四库所收书大体相同,而且收入四库的许多古籍经过篡改,所以编修四库全书可谓是利弊参半,而其中最大的利就是这本四库全书总目提要。为什么这么説?前清乾隆年间是传统中国经济政治发展的最后一个高峰,在国学方面也是一个dǐng峰,包括经学、小学、史学、诗词等等方面都取得卓越成绩。

“什么是国学?我个人观diǎn就是在欧风美雨侵袭华夏之前中国人的普遍生活方式,当然这种生活既包括物质生活也包括‘精’神生活,而这些东西几乎全都记载在当时的书籍当中。而在欧风美雨侵袭华夏文明的前夕,由最高统治者汇集全国最优秀的学者对有史以来的书籍进行最大规模的整理,将整理结果用心撰写修改出来再加以汇编而成的一本书,你们觉得它会是一本普通的目录学著作么?”

江水源顿时觉得眼界为之一开。

韩老先生啜了一口茶水之后继续説道:“第二个问题,这本书由谁撰写汇编成书。一般出版社会依照前清惯例标成‘永瑢、纪昀主编’,永瑢是谁呢?是乾隆帝的第六个儿子、多罗质亲王、充四库全书馆总裁,就像是晋书挂名唐太宗皇帝、宋辽金三史挂名元丞相脱脱一样,都是牵头挂名不干实事的主儿。真正干事的纪昀倒算一个,此外还包括陆费墀、戴震、邵晋涵、翁方纲、王念孙、姚鼐、周永年、法式善等著名学术大师,由他们考订撰写、审核把关的提要,水平自然迥出普通书籍之上。所以江藩在国朝汉学师承记中称赞道:‘大而经史子集,以及医卜词曲之类,其评论抉奥阐幽,词明理正,识力在王仲宝(即王俭,南朝齐文学家、目录学家)、阮孝绪(南朝梁目录学家)之上。’

“第三个问题,……”

随着韩老先生的描述,江水源突然感觉一幅生动的画面在自己面前徐徐展开,原先觉得枯燥乏味的历史、学术竟然如此‘精’彩,它们不再是课本上单调的年代、事件、名词、意义,也不再是延年益寿的乏味工具,而是一种全新的趣味、一种充满冒险的探究、一种不一样的生活方式,你永远不知道下一时刻会遇到什么样的问题:皇帝的儿子牵头挂名搞文化工程?戴震、邵晋涵是谁,翁方纲、王念孙是谁,王仲宝、阮孝绪又是谁?国朝汉学师承记又是怎样的一本书?

“所以从其丰富内容上看,四库全书总目提要不仅仅是一本登峰造极的目录学著作,更是乾嘉以前三四千年的学术史,里面涵盖学者生平、版本知识、学科‘门’类、各派优劣、治学方法等等诸多方面,值得后学者仔细琢磨寻味。”最后韩老先生如是总结道,然后掏出怀表看看时间:“啊呀,古人是下笔不能自休,我这是张嘴就不知自止,七扯八扯,居然一下子就过去了将近两个钟头,耽误二位的宝贵时间,让你们听我这个老头子在这里胡説八道,真是抱歉之至!”

江水源感觉他只是説了一会儿而已,完全没想到时间已经过去了两个小时。

徐阿姨和江水源一样意犹未尽:“每次听韩老先生讲课之前都觉得自己还不错,至少比常人多懂许多东西;但听完课之后才发现自己如此浅陋,不仅很多东西一无所知,而且即便知道的东西也是浮光掠影,不如韩老先生这般举重若轻、信手拈来,还能独出机杼。真是仰之弥高,钻之弥坚,瞻之在前,忽焉在后,令人叹为观止!”

韩老先生哈哈大笑:“小徐,难道不知道老头子血气既衰,戒之在得么?还给我戴高帽子、灌**汤?等会儿把我灌得晕头转向找不着家,你可得负责开车把我送回去!”

“等会儿我请你们二位吃饭,吃完饭保证把你们送回去!”徐阿姨毫不含糊,当下就要起身招呼。

韩老先生摆了摆手:“小徐你这丫头真是,难道你没听过‘七十不留宿,八十不留饭,九十不留坐’这句谚语?我都八十多岁的老头子了,就算你敢留我吃饭,我还不敢留下来吃呢!别瞎忙活!老头子我就‘晚食为当‘肉’,安步以当车’,慢慢走回去再晚diǎn吃饭,就算又坐车又吃‘肉’吧!”

江水源一直以为他是六七十岁,没想到他居然已经八十出头,马上恭恭敬敬地把整套四库全书总目提要送到韩老先生面前:“刚才不知先生高寿,言语行动多有冒犯,还请多多恕罪!这套四库全书总目提要还请您老先读,我等看完这些入‘门’书籍再去向您借阅不迟!”

韩老先生一瞪眼睛:“小朋友,你看我韩先汝是食言而‘肥’之人么?老头子身上虽然是有diǎn‘肥’‘肉’,但绝不是背弃诺言所致。话説这套书也不是我要看,而是帮后辈们的小忙,反正前后已经‘花’了不少时间,现在倒也不急在一时。所谓桑榆之光理无远照,只希望小朋友能朝阳之晖与时并明!”説着韩先汝把书推回江水源面前。

江水源起身对韩老先生深鞠一躬,以示谢意。

“小朋友请等一下!”徐阿姨叫住江水源,然后匆匆起身去另外一个房间翻检片刻,然后回来递给他几册旧书:“既然阿姨沾你的光有幸听到韩老先生高论,就不能白白占你便宜,现在阿姨就送你三本小书作为回报,一本是章太炎先生的国学概论

校草制霸录  三十三、授课赠书

,章太炎先生是俞曲园(俞樾)的弟子,号称清代朴学殿军,是清末民初最负盛名的学者和国学大师,这本小册子是他在二三十年代应邀在经世大学讲授国学的记录稿,由经世大学教授、著名学者曹集仁先生整理成书。书中‘精’辟论述了国学的内涵以及研治国学的方法,系统介绍了传统经学、诸子学、文学的流变、对各时期学术发展的特diǎn、代表人物、著作,都有‘精’湛、独到的评价,堪称是国学入‘门’的最佳读物。

“另一本是梁任公(梁启超)的代表‘性’作品清代学术概论,为阐述清代学术思‘潮’源头及其流变的经典著作。虽然梁任公治学略显粗糙、细腻不足,但是气概、眼光却足以笼罩全局,书中将清代学术从时代思‘潮’的角度划分为四个时期,并对每个时期作了简要而中肯的评介,‘精’辟分析了各个时期及其代表人物的成就与不足,可以让你迅速掌握清代学术的脉络,以及四库全书总目提要的详细背景。

“还有一本则是刚才韩老先生提到的前清江藩的国朝汉学师承记。希望小朋友能认真学习,聪明人下笨功夫,在学术上做出一番成就,不辜负韩老先生的厚望!”

江水源对着徐阿姨再次深鞠一躬。

锦州治疗宫颈炎费用
锦州治疗宫颈炎医院
锦州治疗卵巢炎方法
锦州治疗卵巢炎费用
锦州治疗卵巢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