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兴奋剂检测的驴车岂能遇上研发的火箭

发布时间:2019-07-17 22:42:47

  兴奋剂是现代奥运会的1大污点,也是每届奥运会都要严加防范的。本届奥运会也一样,这次伦敦奥运会被称为对兴奋剂检测最严的奥运会。共有150名专家和1000名专业人员参与到检测当中,可以检测出240多种违禁物质。虽然武装到了牙齿,但不能不为世界反兴奋剂组织泼上一盆冷水,因为伦敦看似严不透风的兴奋剂检测其实也只是马后炮。

  兴奋剂有超过2500年历史,期间一度被当作提高运动成绩的良方

  和只有几十年历史的兴奋剂检测不一样,兴奋剂并不是新鲜的东西:人类在运动中使用兴奋剂的历史超过了2500年,最开始,药物甚至被当作了运动员提高成绩的标准配备。

  根据《德国时期周报》整理的资料,在公元前668年,当时的古代奥运会的跑步冠军Charmis就使用一种包含无花果干和湿奶酪等材料混合制成的特殊食物增强体力,而那以后,古代的运动员们更是大肆使用牛鞭,即最早的睾丸酮类兴奋剂。

  现代奥林匹克运动会开始后,兴奋剂一样 大放异彩 。1904年,美国圣路易斯第三届现代奥林匹克运动会。马拉松比赛中第一个冲过终点的是美国人Fred Lorz,他在比赛中靠机械 兴奋剂 汽车完成了多半程比赛,因此被取消成绩。在他之后抵达终点的是美籍英国人Thomas J. Hicks。在Hicks比赛全程,他的教练Charles Lucas一直跟在他身后。当Hicks筋疲力尽之时,卢卡斯就会给他注射一针士的宁(Strychnine),并给他喝下一大杯烈酒威士忌,在终点前6千米处,Hicks又被打了一针士的宁。而在那个年代,奥运官方乃至鼓励这类行动,官方在赛后的报导里称道: 马拉松比赛的冠军获得者,从医学角度充分证明了药物对长跑选手的重要性。

  1924年的环法自行车赛中,一名环法选手乃至把兴奋剂当作了一种值得自满的设备向炫耀: 这是可卡因,有益眼睛有好处。氯仿,可以保护牙齿。这个,是搽剂,能让我们的膝盖保持状态。说实话,我们是靠着炸药(硝酸甘油)骑车的。 而环法组织者依然默许了这些行动,在1930年,环法比赛的参赛手册上明确指出,组织方不负责各支车队的 药物 费用,言下之意就是参赛者只要自己付钱买 兴奋剂 即符合规则。

  在冷戰期間,研發興奮劑乃至成為了一些國家的國家項目。最大范圍的興奮劑事件就是于近些年暴光的前東德運動員大規模使用禁藥事件,在上世紀年代,有上萬名運動員參與了Komplex 08的計劃,他們都服用了據稱是維生素的合成類固醇類藥物。而且在東德科學家的幫助下,蘇聯也一度把興奮劑作為一種大型的國家項目來發展。

黑夜中的安防隐形守护者:低照全彩摄像机
黑马产业大课深圳开讲深圳创投帮3家机构入驻黑马产业加速平台
盒马永辉双巨头接连收缩新零售究竟是行业颠覆还是泡沫制造机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