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镜花美人 楔子

发布时间:2019-09-16 17:23:45

镜花美人 楔子

蝉鸣,云起又翻涌!

天坛之下,文武百官序第站立,呈日出而行礼,奏明,响乐,坛上人手中把持着三柱黄香,双手呈揖礼之状,嘴角呢喃:“奏请社稷神佑我南宁五谷丰裕,民泰安康,朕当沿天之顺而袭皇位,顺我南宁子民再造国业。”当以而民为本,以民而为主,顺应万承。”

“跪拜!”众人伏地而跪,姿盘低委……

“进香!”

“起!”一袭话落,众人皆从地而起。黄香在祭坛中吐出微松的薄气。

“尔等参见王上

,山河之秋!寿疆可现!”

坛上人宇寒有神。展出一手长袖扬去。“平身!”语浅但富有震慑力。

执掌文公公站立坛边,双手执圣谕高喊:“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今日乃朕新登大典,当泽万民而与民同乐,为此特大赦天下,以万民而为天特大开粮仓三日!”

“吾王圣明!”众人皆拜!

须臾响急冰弦绝,但见奔星劲有声。

只听雄壮、辽阔的一声编鸣钟声起奏后,埙、笙、鼓、琴、笛……多声之器齐发,银瓶乍破水浆迸,珠玉飞进,竞相争妍。一时间场景甚是热闹欢庆!

但热闹之景总会掺半着凄凉之意。

(紫上苑)紫帘薄纱被透过气来的清风轻抚,风铃洗作沙响清脆悦耳。

华堂里内,一名女子依侧窗边似乎在思索着什么。脸色苍白出几分羸弱。

咚咚咚!

“姑娘,可是睡了?”门边传来一声脆音。

“还没有,进来吧!”鸾镜抬了抬眼向着门边方向看去,进来之人一袭深蓝布衣装扮。样貌清瘦,手里还似乎端着东西向自己走来。

“哟!姑娘!可使不得,使不得,快到床上躺好。”来人急忙放下手中东西朝着窗边跑来。连忙拉回吹冷风的鸾镜回到床上。嗔道:“大夫说你不能吹风受寒,你可是不把自己身体当回事了?”

鸾镜笑了笑,摆手道:“我只是想吹吹风罢了。困在这间房子里已经两月了都是躺在床上,实在是耐不住了,便想去吹吹风换换空气。”

“姑娘,莜儿知你烦闷,可大夫说了你不宜吹风,你且乖乖呆在床上,你若想看花草,莜儿给你摘来便是。”

鸾镜一脸看着女子,眼神出现几分无奈。见女子还是久久不肯放手。她也妥了协:“罢了罢了,我扭不过你。就在屋里待着吧。”鸾镜看向桌上的东西。轻声笑问道:“那是什么?”

莜儿抹了抹鼻尖,急忙道:“见姑娘晚饭你也没吃多少,想来定是饿了,莜儿便给你煮了些鸡肉汤。你趁着热度便吃些?”说话时莜儿已端来肉汤摆放在鸾镜眼前。

鸾镜看了眼她手里的汤。自己扁平的肚子确是叫过几次。便盈笑应允道:“想来也就你最是关照我了。可是把我养胖了不少。”

“一勺入胃”

“二勺入心”

“三勺入骨”

“味道还是如昨。”鸾镜笑笑看了看女子。不一会的功夫碗间便已见了底。

琉镜摆了摆手示意她拿回手中的碗。又讪讪问道:“刚才大风刮得厉害,现在门外可是飘雨了?”

“是的,姑娘。想来这夏日真真是让人琢磨不透,刚还是一带夕阳满边红,现在却是下起了雨。”莜儿低头答到。

鸾镜凝视着窗边方向,怔了许久,似一下陷入苍茫的回忆中。久久过后只轻声回道:“这雨声倒也悦耳,也去掉不少热度。这或许未见得是坏事。”

眼睛还是不转的盯着窗帘方向,幽幽自语:“真想再看看雪!”

像是有什么记起来,鸾镜回过神来看向来人。笑笑试问:“莜儿,今日是新王登基之日,可是有什么新鲜事?且和我说说吧。我也是枯闷不已,且给我解解闷?”

这可是惹了莜儿兴趣。“姑娘当真要听?那我且与你慢慢道来,听说今日那王上一袭龙袍加身便将大臣们震慑…………”

一个小时后。

“后来大王还大赦天下……”

“姑娘,莜儿听说的就是这些了。”再看向来人。鸾镜已经打了好几个盹,正睡得香甜。

莜儿也不再说话只轻给她盖上薄被便收拾离开。眼神间有丝丝的怜悯之意。

天已入暮,门外的风雨声早已停步。但却见皇宫屋内烛火通明似是欢快。

雕梁画栋中只见一人闲事落棋。打发走侍从,只见这人闭锁前门,请按了身旁龙群盘身的椅跟,倏然间,一道雕栋的金黄墙壁开启。他随即脱下皇袍换上一身蓝色锦衣长袍向里走进。

里面诺大一个地室,十几盏火烛安放在墙壁有序将空室围了个圈。一个人影跪地见着身躯瘦弱。一名在跪地之人前方站立。火烛中瞥见一双空洞的眼。

“王上,我已向鸾姑娘汤中放入药,只是,药性过猛,您真的……?”

“本王要做的事何时连你一个小小的丫鬟也敢质疑了,怎么?你有意见?”高大黑影背在烛火下照射出轮廓的几分邪魅。左手前垂右手背至后背。食指间不断有节奏的上下拨动。

来人屈身跪地,头击打着地面发出隆隆的声音。“王上,贱婢不敢!王上英勇多谋。贱婢不敢造次!”

“行了行了,起来吧。”男子仰手示意女子起身。

“近来左王爷可有什么异动?”男子声音没有温度却出现难有的空洞力。

“启禀王上,近日左王爷带了十几人将皇宫里的“镜姑娘”送出了城。现在应该是到了渊国。”女子话语轻柔却不难听出几分快意。

“很好。鱼儿已经上钩了。”男子阴笑到。

“那王上,下一步?我们该怎么做?”女子声音谄媚。

“接下来,就等着看好戏了。你最近不要轻举妄动。在她身边好好服侍。切莫让她疑心。”男子勾起右嘴角弧度又复说了句:“先下去吧。”

“是!”女子慢慢消失在火光里。

…………

次日晚。

夜阑的火光肆意摇曳着,似将这昏暗的天烧得红透。

只见茶席有围坐两人,阙门似有若无的张扬着。

修身白袍定座饮完一口茶后。一语先启:

“王上,江山还未坐稳固,就这么着急动手了?”

对面之人哂笑,语道:“本王不知左王爷这话出何意?”

“传闻孤傲一世的烈王从不训从何人,可如今却拜了你门下?而国乱之时的雅族人是来自烈国的吧?昏傻的太子却成了罪魁祸首,通敌叛国的高帽就这样悄无声息的嫁祸于人。你倒是好手段啊!”随即左楚起了身眼神有些坚定却是空洞。对男子道:“我知你这些年的所为,如今你已大权在握,却还是要对人赶尽杀绝!”

莫文城脱下了伪装,大笑道:“哈哈哈哈!王爷也是对本王关心啊!如此打探本王。让王爷挂心了。”

左楚眼神放射出几抹怒意。看着眼前的男子道:“我可是小瞧了你,拭杀了这么多为你卖命的人!现在你连镜儿也不放过……你可知她为你做了多少事?”

“哼!本是个下贱的东西有什么资格待在本王身边。让她活了这么久也算是天赐了。”莫文城语气满是轻蔑。

………

刚要启语王上却发现房梁上有动静,一挥手振臂梁上人便被打得不能动弹,无力被侍卫带下。

看清来人,左楚一手震去侍从而越速抱起将倒之人。王上一个手起示意侍从退去。

“镜儿!你怎么会在这?”左楚疑惊,他早将她送去渊国,还是亲兵护送自是不可能被人知晓,本想着让她去渊国用寒冰床可排她体内毒素,让她好安过下半生。

男人呻笑。“左王爷,你是不是疑惑自己已将她送去了渊国却怎么出现在这里?你带走的,是我杀手!特意为她易了容只为引你上钩。现在……该是中毒了吧?”莫文城心中也很疑惑,自己已将鸾镜藏在上紫苑中,现在怎么会出现在这皇宫的房梁之上?

怀中娇人奋力爬起,行动间很是不便。她走至莫文城身边。压抑着怒火问道:“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莫文城虽然不知道她是怎么到这里来的但是如今她已是无用的棋子。索性将她一并杀了。突然他阴冷的面容开始变得狡黠:“为什么!因为你们都是下贱的人!明明下贱还自认为很聪明?”

“你!……”鸾镜看着他阴冷的嘴脸和话惊得身子向后倾。嘴巴哑口似乎说不出话。左楚见势一把将她揽入怀中,满眼全是柔情和怜惜。附耳轻昵:“我绝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

他向着眼前男子怒斥:“你没资格践踏她!你这种人不该活在世上!”说着一哨声落地几百名亲兵而至,他将琉镜托付一名最高武功的亲兵之手南颉示意带她离开。而自己却与莫文城拼打起来,南颉刚至门口,却被几名侍卫拦下,只见他们腰间别上短刀,嘴角发紫。说着一刀便驶向被揽入怀的琉镜。

“不好!是毒兵!”左楚一惊,一个飞刀驶去断了来人的刀口,南颉趁机将侍从一刀割喉将。然而他们已被重重包围。

“好不容易送上门来的你以为我会让你们活着离开?”莫文城笑得越发阴邪。

“给我杀!”一声令下只见刀光剑影在黑夜中肆意张扬。

毒兵被训练气力与身手敏捷性都超乎常人,虽是自己亲手培养了十多年的顶级杀手,可还是没法和这些毒兵比。

不过多久左楚的人已死伤大半,只留下几名与自己不下身手的领头。但还要护着这羸弱之人的安全显然让他们施展不开。偏偏他们都是向这名羸弱之人下手,更是难以进攻。

…………

…………

“快躲开!镜儿!”莫文城的魔爪终是向鸾镜伸来。借着毒兵的怒攻下打倒了护着琉镜的人,莫文城毫不犹豫一掌向鸾镜胸膛方向拍去。左楚一个飞速跑到鸾镜前面。那带有黑色的手在他胸膛落下。

“噗!”鲜血直穿口腔而来,左楚已无力再做些什么!黑团从他胸口直窜脸上。“是黑毒掌!好凶狠的手段!”

鸾镜看着怀中的人脸色慢慢狰狞,却还在挣扎着苦痛发出微弱的口语:“镜儿,对不起。我不能再保护你了!”说完左楚身子开始变得僵硬。最后七孔流血而亡。“左楚……左楚……”鸾镜使劲摇晃怀中的男子。声音歇斯底里。

待到左楚的身体彻底冰凉,鸾镜才放下他。她眉眼一皱,神情迷离。起身看着莫文城绝望仰笑道:“我为你做了这么多事,我曾以你为天为地为我信仰,可你却从头到尾一直利用我!哈哈哈哈!这是多可笑啊。”

莫文城诡魅笑道:“我要让你亲近在乎的人一个个在你面前死去,让你也尝尝这失去至亲的痛!”

鸾镜终不再抱着任何希望。愤怒!绝望!不平心情一涌而来。

“啊!!”遂只觉一股狂风而过,吹灭了屋内所有烛火,琉镜气力全开吹散了黑发,向着莫文城锁喉掐去。“我当你为我信仰你却屠我所敬所亲之人!我要你陪葬!”

正是怒火中烧时,只见男子脸上狰狞的面容正慢慢走上柔和,但鸾镜手上的力气却慢慢松弛下来。她身体的毒素已经开始慢慢发作。瘙痒,腹部犹如绞肉的疼痛之感在急促上升。而呼吸的频率正慢慢下降。

正是小松手之时,只听一声嘭!鸾镜腹部血肉出烂,鲜血直从口间冒出,瞬间让她失去了力气,倒塌下来,她看着腹部的血肉已烂而不堪,肾脏已全被破坏。而他的手却死死进她的腹。

莫文城起身俯瞰邪笑。嘴角间的弧度越发上扬得厉害。

鸾镜的面容开始走上慢慢平静,耳边的聒噪声也渐渐降下,她向莫文城的方向看去。眼神也开始迷离不清,她呻笑:“这一世活的好似个笑话,下一世,我绝不要再爱上任何一个人!再不想为别人活了!我发誓,下一世,定让你莫文城付出代价!”随着越来越多的血迹流出,而她思绪又似乎再进入苍茫回忆中。最后嘴角扬起弧度含笑闭上了眼。脑子里闪现出儿时的戏笑。

……

“春儿到,梨花开,姑娘笑,小河流桥鱼儿闹……”

吃什么水果会消肿止痛
治疗跌打扭伤药物
小孩不爱吃饭什么原因
老人筋骨疼痛用什么药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