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晓荷·心愿】谁管谁(征文·小品)

发布时间:2019-09-14 06:23:39
人物:炉前工——赵永发(炉长李月成的岳父)
炉长——李月成(炉前工赵永发的姑爷)
段长——吴德金
道具:操作台上1台电脑、1个转炉控制器、1部座机电话、1本交接班记录。另有桌子1张、椅子 把、水杯4个。钟表1个。
幕起:炉长李月成在作记录;赵永发拨钟,分针指向三点五十。
赵永发:(拿起茶杯一手端杯一手指着钟表)爹、爹、爹,叫爹。(转身对着观众)你们大家说说,见过当爹的论时候的吗?你们再说说,见过当姑爷的论点儿的吗?(转身用手指了指李月成,又面对观众)我这姑爷叫爹也论点儿,当姑爷也论点儿。上班叫老赵,下班叫爹。一天二十四小时我得当八小时老赵。我也熬到头了,还有一年退休,我要当全天候的爹。(又指着钟)三点五十八、三点五十九、四点。(走到操作台前,指着李月成)到点儿了,叫爹。
李月成:(表情严肃站起身,看看手表)老赵,把表拨到准确时间,这样会影响工作的。
赵永发:(不情愿地去拨钟)这小子有进步呀,精细管理精细到老丈人身上了。
李月成:公是公,私是私,老赵是老赵,岳父是岳父,当爹就得论钟点儿。
赵永发:想提前当十分钟爹还没当上,还让姑爷给精细了,要是换儿子我早就踢他了。
李月成:老赵,您在那嘀咕什么呢?(看一眼赵永发)
赵永发:在跟姑爷说话。
李月成:你的姑爷在哪呢?
赵永发:四点以后,六米三平台“砰”大变活人,我的……姑爷……就出现了——(最后一句学京腔)
李月成:四点以后的事四点以后说。老赵,干好最后一分钟。(回到操作台前)
赵永发:我提前想当爹是想跟我姑爷说点事,说家里的事。(背着手向操作台靠近)家里水管子跑水了,让物业修,物业今天拖明天,明天拖后天,三天没修完。(双手支在操作台面对李月成)水表“吱吱”地转,你妈看着水表,血压“吱吱”的升,那是钱呀。
李月成:(站起身)下班我去修,告诉我妈别着急。
赵永发:(左手背砸在右手心“啪”的一声,转身去看表)哎,我多当了八分钟的爹。
李月成:(电话响起,李月成接电话。)喂,我知道了,好的。保证完成任务。(指着晃荡脑袋的赵永发)马上准备工具补炉。
赵永发:怎么着?我这个爹你又给撤了?这提前了八分钟的爹你就给我撤了?
李月成:这八分钟的爹你不但当不成了,而且你还要延续一小时以上当老赵。。
赵永发:不行,我不干。这一小时老赵我不当,爹我也不当。我不去补炉,那是下个班的事。
段长吴德金风风火火上场
吴德金:李月成,补炉有问题吗?
李月成:吴段,没问题,保证完成任务。
吴德金:老赵,有问题吗?
赵永发:有问题。
吴德金:我知道你有问题,下个班有下个班的工作。你是老同志,要起带头作用。
赵永发:不是这个问题。你段长明确要求这小兔崽子上班必须叫我老赵,下班可以管我叫爹,四点了就是下班了,他还要延续一个小时叫我老赵。他不管我叫爹,我不去。
吴德金:李月成,我命令你管赵永发叫爹。
李月成:这不是加班吗?不能管老赵叫爹。
赵永发:不叫爹不去。
吴德金:李月成,我命令你叫爹。
李月成:不叫
吴德金:不叫,扣你们组奖金。
赵永发:(抱着膀、踮着脚、仰起下巴等着李月成叫爹)
吴德金:叫。
李月成:(走到赵永发面前)爹,你是我亲爹。
吴德金:你们要抓紧,我去其他组看看。
李月成:走吧。
赵永发:(戴上手套,高高抬气一只脚,又轻轻的放下,狡猾的对着李月成)你再叫我一声爹。
李月成:(赌气无奈的)爹。
赵永发:(一边脱手套,一边哈哈大笑)我不去了。
李月成:怎么又变卦了?不是管你叫爹你就去吗?
赵永发:正是因为你叫爹,我才不去呢!
李月成:为什么?
赵永发:上班你管我叫什么?
李月成:老赵
赵永发:下班呢?
李月成:爹。
赵永发:哈哈,叫我爹证明我下班了,下班了我还去干什么活儿呀?
李月成:(手拍了一下脑门)怎么又转回去了?我现在叫你老赵,老赵同志。走吧,干活去吧。
赵永发:嘿嘿嘿,这小子不是反了吗?爹不叫了叫老赵,老赵后面还跟了个同志。天底下哪有跟老丈人论同志的?(指着李月成)段长让你叫我爹,你听见了吗?不叫,扣你扣我扣大伙的奖金。
李月成:爹
赵永发:连叫三声。
李月成:爹爹爹,爹——
赵永发:我下班了。
李月成:我叫你这也不成那也不成,你说让我怎么称呼你呀?
赵永发:怎么称呼我也不去补炉,你小子一点也不知道尊老,我都这么大岁数还要让我去补炉,马上就下班了还要出一身臭汗。我现在就
回家跟我姑娘说说姑爷是怎么对我的。(说话间就要往外走)
李月成:爹,别走。
赵永发:哈哈,关键时候还得提我姑娘,跟我年轻时一个毛病:(一只手挡着嘴对着观众说)怕媳妇。
李月成:老赵,我是怕耽误生产。现在下个班还在开班前会,我们不能让这里在下个班接班前成为生产衔接的真空地带。
赵永发:给我讲起道理来了,好小子,你自己等着交班吧!老头儿我去洗澡了。(抬脚往出走)
李月成:老赵,你怎么老着急回家呢?(追上老赵将其抱回来)
赵永发:哎……哎,小子。胆儿肥了,是不是?老丈人你也不放在眼里了,是不是?是不是?
李月成:你现在是老赵,还没下班呢,你还得听我的呀!
赵永发:我说你小子怎么死心眼呢,段长也不在,干的咋样也没人知道,那么认真干啥呀!咱们快回去修水管吧,要不你妈该急坏了!(拉着李月成的胳膊往外走)
李月成:(推开老赵的手)
赵永发:你不走我走,哼!
李月成:您还是回来吧(追上将其背回来放下时不小心把赵永发摔到地上)
赵永发:哎呦……我的屁股都被你小子摔成两半了。哎呦,疼死我了。(一边说一边起身捂着屁股)
李月成:(去扶老赵)老赵,屁股本来就是两半儿的,这你可不能赖我。
赵永发:你小子学猪八戒把我当媳妇了,是不?那也得稳当儿的呀?
李月成:你比媳妇重要多了,没有您哪来的媳妇呀!咱们先把活干完了,要不然我可是有考核权的呀?
赵永发:还考核权,行呀。小李子,你扣吧!今天晚上把买房子借我那10万块还我,一分钱都不能少,对了,还有利息。
李月成:我什么时候跟您老人家借过钱呀?你那10万块是你闺女、你外孙子的妈妈借的,可不是我借的。怎么还要让我还呀!?
赵永发:你这个小兔崽子,你等着,我这就去找你媳妇儿评理去。(又要往外走)
李月成:老赵,消消气。
赵永发:你个臭小子别挡道。
李月成:(抢先一步,上前将赵永发扛在肩转起圈来)老赵,这下你还走不?你还倚老卖老不?你去不去干活?
赵永发:你放我下来。小兔崽子
李月成:不放。(不停的转,但速度根据个人能力而定)
赵永发:你放我下来,我就答应你。
李月成:你现在答应我才放你下来。
赵永发:好好,你放我下来吧。咱爷俩有话好说,行不?
李月成:说话算话呀。(停止转动将赵永发放了下来)
赵永发:(站不稳直打晃)哈哈,虽然你快老头子的骨头转散架了,可我心里高兴着呢。
李月成:怎么还转高兴了呢?不是让我转发烧了吧?(用手背去贴赵永发的额头)
赵永发:我可没发烧。小子,你今天的表现很好。对自己的家人还是老泰山,也能像对其他组员一样,能做到一碗水端平。只有这样,才能管理好班组,组织好生产。我闺女好眼光呀!哈哈
李月成:考验我?原来老爷子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呢,弄的我没干活就一身汗。(用脖子上的毛巾擦汗)
吴德金再次上场,表情严肃中略带愤怒
吴德金:你们干什么呢?调度室安排补炉你们怎么还没动静呀?小李,你这个当炉长的说说看。
李月成:吴段,是我没有及时安排工作,耽误了补炉时间。您要怪就怪我吧。
吴德金:老赵,是这么回事吗?
赵永发:老吴,我刚才替你考验考验这个新晋职的炉长。
吴德金:好你个老赵呀,刚才你们说的话我在门外全都听见了。亏你想得出来。帮组织考验人也要有个度嘛!有你这么难为自己姑爷的吗?人才是要爱惜的。
赵永发:老吴,你不要说我了,你也是有错误的。
吴德金:哦?我也有错误。老赵,你说说我错在哪里?
赵永发:我刚才让他叫我爹才去干活,您就让他叫呀!这不是助纣为虐吗?就因为这个事还要扣他的钱这就更不对了!是吧?段长
吴德金:哈哈哈,好你个老赵呀!把我绕进去了。我也是希望你们能更好更快的完成工作呀,刚才是我立场不坚定了,我给你们爷俩道歉,对不起。
赵永发:咱们的领导还是很谦虚、很民主的嘛!
吴德金:哎,老赵。说归说,你到底去没去补炉呀?
赵永发:(手拍脑门)哎呀,差点把正事忘了,现在就去。
吴德金:这个老赵。
赵永发:(冲着李月成说)姑爷,刚才你背了我半天,现在我背你去补炉。(转过头猫下腰)
李月成:别介,老赵。我还是自己走吧。(转身回头拿安全帽)
吴德金:(因为吴德金与李月成站得比较近,李月成转身后,赵永发将吴德金当成李月成背了起来)哎哎哎……老赵。
赵永发:姑爷,让你看看廉颇老矣,尚能饭否。(边说边往下走)
李月成:老赵,我在这呢!把段长放下来。——闭幕

共 459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炉前工赵永发眼看就要退休了,可是,他对李月成这个女婿公私分明感到佩服。他趁段长让加班的机会来一个“公私分明”,再次考察一下这个新炉长。家里水管坏了等着维修,段里要求加班一小时,他故意刁难李月成,搞得李月成对这个岳父左右为难。当吴德金听到这一切,由衷的对赵永发竖起了大拇指。作品紧紧抓住下班和加班这个节点,将赵永发和李月成的内心表达得淋漓尽致。欣赏佳作,特此推荐共赏。【编辑:你猜】
1 楼 文友: 2017-01-1 11: 6:52 到底谁管谁?作品诙谐幽默,耐人寻味。 您不要猜我是谁,我知道您是谁---祝你开心每一天。
2 楼 文友: 2017-01-1 11: 7:1 感谢老师赐稿,期待你更多的精彩。 您不要猜我是谁,我知道您是谁---祝你开心每一天。小孩口臭
儿童口舌生疮
脑供血不足会失眠
偏瘫后手能恢复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